top of page

不要眼紅他人的君王職

撰文/王安當

在以色列人的歷史裡,特別是當以色列的長老們前去見撒慕爾時,他們要求撒慕爾准許給以色列人立一個屬於他們自己的君王。就在他們當時候所處的環境裡,鄰近的族群都有自己的『政府』。這個『政府』的架構使以色列人看到『制度化』的重要性,特別是團結人民走向共同的目標,努力去完成屬於族群的事情。


照理而言,以色列人對撒慕爾提出的要求根本不算過分,而且也是時代的需要,是他們的社會在機構上也需要如此去做,否則將會面對被其他族群吞滅的可能性。還記得在以色列人長老前去見撒慕爾的時候,他們對撒慕爾提起立君王的事情時,撒慕爾一臉不悅,對他們的要求覺得很不可理喻,也許撒慕爾還覺得天主的尊嚴被冒犯了。


事實上,就在我們設身其境,以色列人到底是如何去經驗他們的信仰的呢?難道真的有如同聖經在文字上所贅述的氣氛那樣神聖嗎?我個人認為實際的狀況並非如此,因為他們還在認識信仰的道路上,而且在同時的他們需要面對當下的實際生活狀況。他們需要君王的要求是出於他們發現自己的族群不能群龍無首。他們的目的不是反對天主,而是他們在面對眼前的人世間生存法則。社會的架構必須建立,政府的架構必須鞏固,否則就會遭到滅跡。若是如此,根本不需要談及以色列人在這地上要如何被天主所祝福。


反复思考和閱讀以色列人的歷史,其實天主確實沒有反對以色列人想要立君王的要求。雖然在《撒慕爾紀上》第八章提到了撒慕爾對長老們的要求感到不悅,並前去『祈求上主』,他的意思是這一件事很重大,天主必須發言,因此天主必然是『有求必應』的天主,因此撒慕爾無論如何都很積極去祈求天主針對此事發言。作者提到天主的回應,說天主認為是老百姓拋棄了祂繼續為以色列人的君王,而且還給了理由是以色列人依然繼續侍奉別的神(7-9節)。


我嘗試跳出這一本書的氛圍,理解這一本書的寫成是一個民族的信仰救恩歷史,自然有該族群要表達的訊息,尤其是提醒該民族與天主之間本來的關係和盟約。然而,我們在救恩歷史的發展中卻不難發現,其實天主也是世人的天主。


至於立君王的事實,可以提供我們做一個很好的反省。每一個人都該當是君王,但並非是一個『政府』性質的君王,而是按照天主的旨意去『照管大地』的君王。撒慕爾這一本書沒想到要與創世紀中的天主的創造有直接的關聯,因為畢竟作者不是在繼續創造論的反省。所以,我們可以看出這裡所謂的君王也只有一位君王中的君王是所有君王的最終順服的對象,那就是天主本身。


這就再次提醒了我們這些君王,我們都是順服天主的君王,千萬別因為他人是君王而自己卻在一邊抱怨或批評他人的君王職務。千萬不要眼紅他人的出色,而是要繼續發現和分辨天主要我們在哪個方面成為更能服務天主和服務他人,以繼續成為『照管大地』的君王。

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