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title banner.png

生活中的包袱
生命里的礼物

Image-empty-state.png
撰文:张文诗 , 图片:陈仕海提供
启威是仕海和莉莉这一生的功课,以为无奈接下一个包袱,却没想到最后发现这不是包袱而是礼物——从照顾残疾儿子培养出心得,从此悬壶济世或扶助弱势,一概驾轻就熟。

半瘫的孩子


教友陈仕海今年62岁,钟莉莉60岁,两人结婚36年。仕海一再强调,两人的婚姻没什么值得谈的,婚姻生活平淡如水,像他们气氛安宁的家。

家里客厅坐着一个行动不便的年轻男子,他正对着桌子前的平板电脑在上网。那是两人的幼子启威,今年23岁。


仕海和莉莉育有3名儿子,小康之家看似即将美好进行到底,然而幼子启威的出生令全家人的生活起了极大的变化。先是启威在出生第18个月的时候,无法像一般孩子那样站立或学走路,即使仕海和莉莉把孩子带去求医,但无论打破沙锅问到底,就是查不出病因。


仕海和莉莉不死心,继续带着启威四处寻觅良医。他们来到国大(HUKM)政府医院替启威寻求检查和治疗 ,医生初步诊断启威患上脑性麻痹症( central palsy ) 。过了数年,他们又拿到启威的基因(DNA)检验报告 , 这一次医生鉴定启威患上了遗传性痉挛性下半身麻痹 (hereditary spastic paraplegia,HSP),一种不常见之中枢神经退化性疾病。


遗传性痉挛性下半身麻痹的原因不详,病患出生及成长一概正常,唯童年时期将逐渐出现双下肢麻痹、痉挛、反射增强等影响正常步行及步态的症状。仕海不解为何启威会患上这种先天性疾病,心中的痛苦升级成埋怨。


医生最终发出一份完整的医疗报告,要仕海和莉莉拿着这份报告去福利部为启威申请一张残疾人士福利卡 ( OKU 卡 ) 。这样的结果仿佛是为启威往后的人生盖棺定论,仕海替儿子领了OKU卡 , 坐在车上放声大哭,一个大男人就这样哭了半个钟头。


照顾小耶稣


莉莉说,“我们全家都负起照顾启威的责任, 我们的心里都非常踏实与平静,从来不会被外界的言语或眼光投射所影响。”


仕海和莉莉把启威送往普通学校就读,目的是要让他接触正常的社交圈子,因为启威与一般孩子无异,学习能力不输同龄孩子,只是无法行动。莉莉说,“启威对任何人都展露亲切可爱的笑容,他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的残缺而感到自卑。”


启威的两名哥哥是启威无形的翅膀。偶尔仕海和莉莉要参加聚会或教会活动,哥哥们便就会代劳,在家照顾启威,三兄弟连成一体,像无法分开的肢体手足。


“自从我们生了启威后,他仿佛就是我们的中心,我们都希望能携手把他照顾好,因为有他,我们一家人变得互相包容。” 每逢周日,仕海会带着全家出游,大家毫无怨言、乐此不疲地分担在外照顾启威的责任。


仕海个性腼腆,沉默而冷静,而莉莉刚好个性相反,她急性子,凡事求好求快。仕海的沉稳是波浪中的锚,安定了家庭中不少摇晃的关系。


一名叫做蔡钊发的神父曾对仕海和莉莉说:“照顾启威的确不简单 , 不如你们换个角度 ,把启威当成小耶稣降临到你们的家里 ,你们如同侍奉耶稣那样伺候启威 ,这样你们心态上就不至于感到疲乏”。


这一句话令仕海和莉莉茅塞顿开,从此每一天都带着谦卑的心,把启威当做小耶稣般好好侍候,直到今天。


另外开一篇文章处理   不要当作主文的另一段!


从前的仕海和莉莉


仕海的父亲是一名建筑承包商,而莉莉则是隔壁炸石场的一名员工。有一次,因为炸石厂在进行炸石爆破时,流弹殃及仕海爸爸的工地,仕海替爸爸出面跑去炸石场兴师问罪,于是仕海跟莉莉天雷勾动地火,擦出爱火花。


1987年大马遭逢经济萧条,仕海的建筑承包工程无以为继,他转行修读中医,之后在家开设中医诊所,提供针灸、推拿、脚底按摩及骨伤诊治等服务。


仕海是摇篮教友,但每年只去教会两次;莉莉则不是教友,她认识仕海时经常梦到已故亲人,夜夜被恶梦惊醒。婚后,莉莉主动要求仕海带她上教堂,每当圣歌响起,她内心莫名的舒适安宁,遂决定领洗成天主教徒。


莉莉领洗之后,已故亲人不再来梦里干扰。


今天的仕海和莉莉


仕海和莉莉是教堂最早期的基信团(BEC)领导人 ,负责招集每月聚会,也充分活跃于教会活动。他们以“活出了基督”为意向,接待救济贫穷、异教和不同肤色的人,他们接待外劳和贫穷老人,收费象征性,服务才是唯一。他们几乎把住家变成辅导中心,任何人有难解的心事或想要找人诉苦,他们都洗耳恭听。


启威是仕海和莉莉这一生的功课,以为无奈接下一个包袱,却没想到最后发现这不是包袱而是礼物——从照顾残疾儿子培养出心得,从此悬壶济世或扶助弱势,一概驾轻就熟。


活在信仰中的人看见,偶然绝非偶然,那是天主早早妥善安排好的美意。

记得

虽然尼泊尔是佛祖诞生地,但这里住民以信奉兴都教为主。


尼泊尔旅行期间适逢佛诞,佛塔和寺庙附近可见成群结队的僧人、磕长头礼佛的人、一路诵经的人、转经的或是施舍的信徒,他们来自世界各地。信徒虔诚的行为吸引了我的目光,手指无法离开相机快门。


导游说,有些藏传佛教的信徒一路从西藏长途磕头来忏悔礼佛。身旁一位行乞的,把领到的钱退还,原来他记得每一个施予他的人!当天拍摄过程中偶遇的这一段插曲,让我沉思良久。

2StoryAuthor.png

《让我看见》郑启健擦亮心灵镜头,在闪闪圣光中学习看见天地的吉光片羽毛。

 
 

死不去就活下来/信心之跃

Image-empty-state.png

骨盆高低不平,经朋友介绍去尝试一种名叫“拨恩疗法”(Bowen Therapy)的另类疗法。虽然名为“疗法”,实则不算治疗,不提供药物,疗程不具侵入性,治疗师像是指压按摩师在我身体上某些部位的肌肉揉捏抠拨,但与按摩相比它仅仅是隔靴搔痒,我感觉治疗师总是轻触我的肌肉几下,我仿佛只品尝到前菜,丝毫没机会吃到主食。


说也奇怪,前菜一般的小菜一碟,“拨恩疗法”结束后身体居然比运动体操后更加疲累,困得眼皮千斤重。原来“拨恩疗法” 主要改善肌肉酸痛,旨在唤醒沉睡的肌肉,让久未经使用的肌肉再次启动功能,达到改善身体机能的效果。肌肉启动工作模式之后的效果令我意想不到,肌肉尚无法治愈我的骨盆高低问题,不过不同肌肉打开身体其他感官,例如打开我的胃口、排除胀气,甚至加深我的湿疹顽疾;产生出反效果。幸亏老毛病变本加厉只是短暂,过一阵子红疹瘙痒的状况渐渐缓和,这才叫治疗师替我都松了一口气。


治疗师知道我有长期吃西药的病历,也知道我曾经从鬼门关里绕了一圈回来,她在对我进行治疗前后都会与我分析讨论。我笃信名医多过迷信疗法,过往遇见太多急于道人长短的医师;西医尽说中医没根据,中医谴责西医乱用药,医师与医师之间又互相诋毁对方疗法,或是强调自己的医术比其他医师的医术高明。新认识的这名 “拨恩疗法” 治疗师,每一回都慰问和记录我治疗前后的身体反应,也详细解释其指法在我身体各部位肌肉之后所可能产生之效果。她不强调治疗师或疗法化腐朽为神奇的功力,这一点即征服了我对她完全的信任。


遇上一位愿意关心病号的医师,心理感觉至少良好了大半。这跟信心之跃差不多,信任了祂,跌倒摔跤依旧争着抢麦高唱《痛并快乐着》!

2StoryAuthor.png

《死不去就活下来》教友DJ施宇“烂命一条”悲惨并精彩着的生命故事。好文当前,不容错过。

 
Image by Joel Muniz

醒神一句:


不但如此,而且那些似乎是身体上比较软弱的肢体,却更为重要;

并且那些我们以为是身体上比较欠尊贵的肢体,我们就越发加上尊贵的装饰,我们不端雅的肢体,就越发显得端雅。

(格12:22-23)


Yea, much more those that seem to be the more feeble members of the body, are more necessary.And such as we think to be the less honourable members of the body, about these we put more abundant honour; and those that are our uncomely parts, have more abundant comeliness.(1 Corinthians 12:22-23)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