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我吗?

采访,选文:吴小兰
人生的路,靠自己走,越走越难。唯有蓦然回首看见耶稣,发现再困难的路祂已亲身走过,我们跟随着祂必得平安。锺俊鸿的人生有祂走在前面作向导,每一次吃苦都当作进补。

摔坏的人生


锺俊鸿的外表跟一般46岁的中年人无异,看起来可能还比实际年龄年轻一些,他的笑容有着近似宅男的腼腆、又似乎带着天真傻气。他才华洋溢,是一名广告设计师,他会画画,笔下的花嫣然绽放;他爱吹口琴,琴声如在树枝间蹦跳的雀儿,像挂在大树上的小音符。


除非俊鸿告诉你,他曾由死神手里挣脱,你不会留意到——他的言行举止偶尔会卡顿、偶尔稍微激昂。你须要与他接触良久,才会看出他跟平常人 “不一样”。


俊鸿一家人原本是故事书里的快乐小康之家典型,爸爸任职Nestle公司,是一名业务员,妈妈是家庭主妇,他上有哥哥、下有妹妹。俊鸿受爸爸影响,从小就会吹口琴,他口齿伶俐,曾代表三德小学参加三年级演讲,他还加入鼓笛队,鼓棒在小鼓上击出少年的火热梦想与对未来激动的想象——总有一天,他要成为提壶济世的医生!


不料,鼓声嘎然而止,梦想哐啷落地。那一年,俊鸿仍是个乳臭未干的孩子,措手不及被命运狠狠地赏了一巴掌!


俊鸿刚考完初中三预试,他很热心跑去为即将举办的文艺节目表演布置舞台,他在梯子上忙得忘我,一个踉跄,从梯子上摔了下来,左边头壳感到被什么东西猛烈地撞了一下!年轻就是本钱,淤青隔天就好、伤口翌日就结痂,他爬起身,不当一回事,揉一揉头壳……痛,很快会过去的,他一句话都没跟家人提起。


品学兼优变残疾


大约4、5天过后,俊鸿在学校突然晕倒,老师紧急将他送往医院,检查后发现他的左边头骨碎裂,脑部微血管爆裂,脑部积有淤血,情况危急,必须转往吉隆坡中央医院动手术。手术醒来后,俊鸿已经不再是自己和别人认识的那一个俊鸿了。


俊鸿出院的前半年,完全不能进食也丧失言语能力,必需用导管输入营养液续命,每天早、午、晚必须施打三次不知名的针,加上他长时间卧床,皮肤上于是长出大大小小的褥疮,烂人一个。曾经活泼如羚羊,摔伤头壳、重创左脑之后,整个人变得比树懒还行动迟缓,右手和右脚不听使唤,不似自己的手脚了。原本学习能力强、在校成绩不错,但这一切都成为纪念册上的模糊照片,看来看去仿佛是别人的,不是自己的——他的记忆破了一个洞,什么东西放进去就从洞孔流出,边学边忘。


俊鸿的人生,从零开始。他必须抛弃100分的自己,接受一个患有学习障碍的新生命,他说一句话、学一个单字,如今需要花很长的时间,不断重复练习也才勉强记得,就像不断重播几十遍的电影,他看到最后也仅记得开场而已。他变得十分自卑,对自己发如雷的脾气,尤其看到同班同学健康快乐地升上中四,自己却从少年退化成比幼儿都不如,还得像婴儿般从零开始。


自杀


想到这里,他就不想活了。他很后悔,为何跌倒当天没有第一时间告诉爸妈?为什么自己不干脆一跌就毙命?还有还有,医生放弃急救让他就这样一走了之、一了百了不是更好吗?后悔、懊恼、自卑等情绪如恶灵掐颈、不断纠缠着他,最后,他终于鼓起勇气,两次割脉自杀!


所幸,俊鸿两次寻死,都被救了回来,他想放弃自己的生命,可是家人从没放弃他,好朋友何耀辉、锺富林、卢俊生和赖态伟一路鼓励和陪伴,帮他慢慢重新站起来。虽然俊鸿没有能力考取任何文凭,也不太可能继续深造,不过,幸好绘画这种艺术天分是老天的恩赐,既然右手动作迟缓,他便督促自己用左手画画;左脑当机,那就开发右脑吧!


铁杵磨成针,1994年俊鸿终于成功被霹雳艺术学院录取,开始了广告设计学习生涯。在学院的三年里,身边围绕天使般的师长,尤其恩师蔡子文和谭先生最令他没齿难忘,他们教会他很多东西。然而,走出象牙塔,直接面对的是血汗和拳头交加的现实打击——由于自己行动不便、口齿不再灵光,俊鸿在求职路上老是踢到铁板,几经辛苦找到工作,工资也比一般人的薪资微薄。


有一次,俊鸿到怡保狮美老人院演奏口琴,在那里认识了来自怡保花园永援圣母堂的Grace和玫瑰姐妹,这两人仿如俊鸿的救星,她们带他到教堂学电脑,教会他新事物,他在与她们的相处和新的学习环境中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喜乐,甚至愿意进入慕道班,认识天主。不过,第一次的慕道班,他是逃兵,幸好上主的爱可爱奇妙,正如耶肋米亚1:5记载:“我还没有在母腹中形成你以前,我已认识了你...选定了你”。于是,第二年俊鸿再次参加慕道班,这一次在两位姐妹的陪伴与鼓励下,他成功完成慕道之路,在复活节领洗。

俊鸿说 Grace姐妹就像他的妈妈一样疼爱他、鼓励他,他每天都以Grace姐妹的一句话鼓励自己:“这条路不好走,your cross is a little bit heavy, but never mind follow Jesus,背起你的十字架跟随耶稣慢慢走 ”。他看了《耶稣受难记》(Passion of Christ)后,觉得自己的意外比起耶稣的苦难,根本微不足道!


感谢重生、无惧挑战


俊鸿说天主让他重生。信主后,受伤的头壳也能充满正能量,伤痕累累的脑袋也有能力驱走负面思绪。他开始活跃于教会的各团体,包括参加歌咏团、到医院给病人祈祷及辅导。2017年,马来西亚中文启发(Alpha Malaysia)到永援圣母堂开启发课程,启发课让俊鸿更贴近天主,他希望自己能成为福传小组成员,给未信主的人介绍天主教、介绍耶稣。他要做耶稣的光与盐,为主发光发热。他要告诉每一个人,不管发生什么事,一定要坚强面对,千万不可以放弃自己!


俊鸿爸爸年迈失智,俊鸿为了帮忙照顾老人家,辞去了全职广告设计师的工作,一肩扛下家计。从去年开始,他在家里兼差,共有四份,包括为杂志排版、设计、做账及教画画,他咬紧牙关、关关难过关关过,直到今年5月爸爸因为微中风不幸与世长辞。俊鸿对自己充满挑战的一生已经习以为常,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爸爸离世不久,妈妈又不小心跌倒,他只好再次咬紧牙关,挺住残疾身躯继续照料年迈体弱母亲。


人生的苦难仿佛天主不停的试探,每一次生命中的磨难都形同复活的主亲自来问:“你爱我吗?你爱我吗?你爱我吗?” 圣经里耶稣这样问了伯多禄三次,得到伯多禄三次肯定的回答后,耶稣才对伯多禄说:“跟随我吧!”  经历过百转千回的俊鸿岂不明白,认识主以后的内心充满着喜乐,祂的爱与恩赐岂止够用,祂尚且因为太爱你而把羊群托付给你;由祂领你去你不愿意去的地方,带你跨越你无法跨越的障碍。


跟随祂,天天有光陪伴。

静中脉络

疫情趋缓,很多限制逐步放宽了。


回首管制令期间不能出外只能待在家,门前小小的院子就是唯一能外出享受日照和新鲜空气的地方。


突如其来的行管令扰乱了工作计划,另一方面却让原本忙碌的生活得以放慢下来,也乘机会调整自己的生活作息。


这段期间有如参加一个大避静,除了工作、参加网络课程,也可以享受难得的宁静还有祈祷和阅读。


每日清早都会到外享受日照还有细细观察院子里的植物,这组照片就是摄于这段时间。


《让我看见》郑启健擦亮心灵镜头,在闪闪圣光中学习看见天地的吉光片羽毛。

 
 

死不去就活下来 / 隧道

疫情毫无预警如海啸扑来,世界几乎灭顶,人人兵荒马乱。一位朋友用 “隧道” 比喻现世——我们不知不觉走进一条隧道,没人知道这条隧道多长,什么时候才能走完?


我对这 “隧道” 的隐喻拍案叫绝!我对“隧道”之所以有感,不外乎自己始出娘胎便形同走进隧道中,绵绵无绝期。我曾如卷缩半死的虾米,在病榻上轮回过几番死去活来;小起大落的际遇比人家大起大落的人生更惨——大起的滋味有多爽快,在下没机会品尝!


一个不幸的倒霉鬼向我抱怨过——天生信主、勤上教堂,人生落难时不见天主帮忙,最后干脆背弃祂!听倒霉的人诉苦,我尴尬语塞,因为我跟他一样,也曾在无助彷徨兼害怕的黑暗隧道里走不出来,拼命跟天主求救,神的确没有立刻在我面前擦亮一根火柴。


时隔多年,多次反省,最后发现错在我身上,不在神身上。凡是爱天主爱得不够深的,祈祷时便像在跟商贩讨价还价。凡夫俗子讲究有求必应带有经济效益的人生,错把信仰当成通往完美目的地的交易啦!


蓦然回首,竟反过来感谢自己在隧道里久住,因为久到适应了黑暗才能看见暗中隐约有微光,像萤火虫一样。在找不到出口的隧道里,在每一个幽暗的黑夜里,祂没有带着我急急寻找光明,祂默默照亮我的心。

《死不去就活下来》教友DJ施宇“烂命一条”悲惨并精彩着的生命故事。好文当前,不容错过。

 
Image by Joel Muniz

醒神一句:


耶稣第三次问他说:“若望的儿子西满,你爱我吗?

伯多禄因耶稣第三次问他说:“你爱我吗?”便优愁起来,

遂向他说: “主啊!一切你都知道,你晓得我爱你。

耶稣对他说:“你喂养我的羊群。" (若21:17)


He said to him the third time: Simon, son of John, lovest thou me? Peter was grieved, because he had said to him the third time: Lovest thou me? And he said to him: Lord, thou knowest all things: thou knowest that I love thee. He said to him: Feed my sheep. (John 21:17)

 

芥子心官网内容

芥子福音传播中心

MUSTARD SEED EVANGELIZATION CENTRE

9A, Jalan SS25/23, Taman Plaza, 47301 Petaling Jaya, Selangor,​Malaysia. 

  • Facebook
  • YouTube

云端叙神话

© 2021 by Jiezixi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