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 Ri Jin.png

德日进著作

叶宁导赏《神的氛围》

第一篇:《神的氛围》之德日进

Image by Junior REIS

选择德日进神父的《神的氛围》(The Divine Milieu)作为我第一篇书写的对象,完全出自偶然。在书堆里捞起了它,翻看前面几页,其中那句「地壳如波浪一样变化」描述宇宙的变动不居令人有晕浪的感觉,直觉告诉我,这正是我的那杯茶。


就先介绍德日进(Teilhard de Chardin, 1881-1955)吧。他出生在法国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家庭,18岁那年加入耶稣会。热爱博物学丶善於观察自然景象的他,在1905年读了柏格森(Henry Bergson, 1859-1941)的《创造性的演化》(Creative Evolution)後,内心深受撼动,并在27岁晋铎那年,作了终身献身於化石研究的决定。1915年世界第一次大战,他加入步兵团当一名担架兵,目睹人在乱世中的奋斗,对人的心灵层面有极深的体悟。这深刻的洞见成了他神哲学思想的基石。


随後,他考获自然科学博士学位,在巴黎天主教大学担任地质学教授,这是他「厄运」的开始。由於他的宇宙观太过先进,教会对他的思想不予信任而将他「放逐」到中国去,从而开启了他的「亚洲探险」勘查及讲学之旅,其足迹遍及中国大漠黄河,印度丶爪哇丶缅甸等。1931年,他与中国学人及国际地质学专家在北京周口店发现了人的头盖骨化石,由他鉴定为「北京智人」(Homo Sapiens Pekinensis)。


他在中国度过生命最丰盛的23年岁月,他两本最具代表性的着作《人的现象》(The Phenomenon of Man)及《神的氛围》均在中国完成,他一生着作甚多,除了纯科学着作外,没有一本书在他有生之年获得出版。1940年,他把《人的现象》的手稿寄到罗马出版检查处,渴望获得通过而出版,然而,罗马觉得他的宗教理论建基於对进化论的迷恋,不够正统,且他的神学理论带有泛神论(注一)的偏好,也没有提出罪丶邪恶及死亡的问题,因此拒绝了他的申请。被搁置了15年的《人》,在他死後同年面世,造成轰动,在短短几年里卖超过数十万本。他的思想在学术界引起拥护者及反对者热烈回响,一时无人可与之匹敌。


德日进一生经历不少磨难,但是,不论是战争的摧残,或是教会的压制,都不曾动摇他一贯的乐观及坚定的信念。他相信人性的美好与进步,宇宙终会走向历史的终极圆满。


1948年,他心脏病发,前往美国休养。他告诉周遭的朋友说,如果他能在复活节那天死去,将是最美好的一件事。事隔7年,就在1955年4月10日,复活节傍晚,他与朋友畅谈时,心脏病再发,溘然离世。也许朋友都忘了,但是天主听见丶记得,且完成他的心愿。



*******

注一:泛神论指神与宇宙浑然一体。这思想不为天主教所接受,因为神被降级,与世界同等而失去了超越性。


参考文献


1. 德日进着,郑圣冲译。《神的氛围》


2. 刘赛眉。「德日进神父的进化论与神观」。


3. 董启章。「(猿)人的现象」。


4. 黄大德。从生命进化到宇宙终结:德日进的生命哲学 (上)